饶平三饶镇南联村南山总兵府遗址

2020-02-01 来源:三饶信息网 作者:余宽 
总兵府座南向北,府前有一口十七八亩水面的池塘,能养大鱼。总兵府主体结构乃府第式,共三进、三大厅、八小厅、四正房、十六偏房。

  

有一个孤零零的大石门,骑马可以自由进出,也只剩下三根大石柱,竖二根,横一根,空荡荡,万斤重担,却风雨不倒。

我们不知道这是总兵府第几道门,听说这是第三道门,如果一重门及二重门还巍然屹立,那才叫壮观威武,高高的台阶,排场的戏台,都人为地破坏才毁了。横担的石柱,左右对称还有两个篆刻官签,也许就是“福禄”两字。

福禄何处去,府墙向天泣。

中厢房厅前天井中,还有水井两口,苏打味浓了,如果略加处理,还可以饮用,可村民们已用上了自来水,故把水井盖了。

如今的总兵府遗址,住人只四五家(土改所得)。建筑物大部分已支离破碎,或者让牛睡觉,或者种莱,或者干脆荒芜。昔日富丽堂皇的府第,如今成了牛棚,令人感慨万千啊。历史所开的玩笑,沉重而又诙谐,致人思想梗阻。总兵府关牛还不安全,盗牛贼夜间出没,不择手段。  

张瑞汉的后裔在哪里,他又埋在何方?衣冠冢倒被挖了几个。

翻开《饶平县志·行伍》第一人:张瑞汉,南山乡人,署南雄、韶州两府总兵,迁江西南安府总兵,掌伯印,赦赠荣禄大夫,陛授福建汀州府总兵。

南山,即饶平县三饶镇南面的天马山。

南山张人都把总兵府叫做“平南王府”,我没法从书本上找到证据,也许是“平闽王府”,因为张瑞汉是平定福建诏安乌山寨而发迹的。大量的书匾及资料毁于“文革”,在南山中,很难从文字上找到有关总兵府的蛛丝马迹了。

张瑞汉是一个孤儿,原名张宗文,南山张氏九世孙,父母早亡。他如何实现“从奴隶到将军”的飞跃,又大规模建造“王府”,生卒年月日辰,是人是贼,是清是贪?如今都成了一个谜。

总兵府座南向北,府前有一口十七八亩水面的池塘,能养大鱼。总兵府主体结构乃府第式,共三进、三大厅、八小厅、四正房、十六偏房,跟“大哥”吴六奇〔1607—1665年,字鉴伯,号葛如,绰号吴钩,海阳县丰政都汤田(今梅州市丰顺县丰良镇南厢大衙)人。幼读诗书,广涉经史。嗜酒好赌,荡尽家产而充为邮卒。后浪迹粤闽江浙。在浙江海宁,遇名士、孝廉查伊璜赠资遗归,并荐入伍。纠集乡勇,称雄乡里,镇压义军,成了地方军阀,为明廷赏识。万历帝封他为总兵。1650年率部降清,得到顺治皇帝的破格赏赐,授挂印总兵官左都督、太子少保、晋少傅兼太子太傅。殁后赠少师兼太子太师,赐谥顺恪。为金庸小说《鹿鼎记》中大力将军吴六奇的原型〕的少师第一模一样,宽三十多米,深八十多米。不同的是吴六奇少师第用青砖建筑,张瑞汉总兵府的墙壁、地板全部用贝灰、河沙等材料夯筑,坚久耐用,美观大方。墙基宽三尺,墙脚为一尺二寸,墙尾八寸。相传总兵府毁于乌山寨的“贼仔贼孙”,而大量府墙则毁干公社化时期,桃子园溪裁弯取直建设水利工程采用了总兵府凿下来的大量墙体和石材。除了主体建筑之外,还有宽广的花园、避暑山庄、凉亭、水阁、金鱼池等等,据说避暑山庄的屋顶盖的琉璃瓦,庄后的山泉水,清澈如镜,带着小狗虾冲冲从瓦槽中流过,然后冲进金鱼池。游鱼乐哉!

相传张总兵原意要把总兵府建于城内今东门打破鼓一带,与县衙毗邻。替他回乡督造“王府”的总管收受了贿赂,终于自作主张把总兵府建造在张瑞汉的出生地。

南山乡那时才一二十丁口,以至于张瑞汉死后,总兵府被毁而没有人敢于出来抵抗。

从总兵府大门到避暑山庄,足足有五六百米,如今地基概貌还清晰可见,建筑的规模及设计构造令人叹为观止。

九十年代初,那时门口及屋后的旗杆夹及大石门也被撬掉,孤零零又残缺不全地躺在臭水沟边,令人感到惋惜又无可奈何。

随着总兵府、县、进士等所赠牌匾的失落,族烧毁,关于总兵府一些有价值的东西也彻底消失了。从此,总兵府遗留下来的已荡然无存,还有的,就是那几片高高的府墙,黑着脸,迎风叹息。

如今如果你到府前府后走一走,看一看,望一望那谜宫一般的交叉灰墙,还有那九曲回肠似地排水沟。心中酸楚,久久不能平静。

剩下的,也只有迎风叹息。

    织梦二维码生成器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Copyright 2008 iRaoPing.Com. 饶平之窗 版权所有